屬於我的年代紀,就是為了愛你而來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作为一个变态作者
我开始想要停止了
可是却无法阻止自己写故事……

太可恶了
怎么办呀呀呀呀呀【同学这是你的读者应该有的反应吧= =】

好想死死看哦。

很多年后才发觉,NO MATTER说的容易,心却难免不甘。

1. 回不去的地方

飞机落地半个小时了,苏醒第一百二十五次抬手看表,心想这次应该用脚踢还是用手刀对付对方比较合适,正想着“是不是拿筷子戳死他也好”的时候,听到有人大声叫着“ALLEN”奔了过来。
看着对方一副要熊抱的样子苏醒却只是扬扬眉毛扁扁嘴双手抱胸一副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于是对面的男人明显受到挫折了。
“你难道就没有对我大老远跑来接你有点什么表示么?”张杰扯扯领口,好好的领带硬是被他拉出五厘米的缝隙来。苏醒盯着那里面摇摇欲坠的衬衣扣子忍不住制造了个酒窝出来:“有您老那大老远迟到的半个小时,我大可以再买机票回香港好了。”
“去香港要两个小时。”张杰故意装作听不懂笑话,一副故作严肃的模样念叨着,“如果有需要的话我立刻去给您订票去。”
终于苏醒还是没有忍住一脚蹬在了友人的屁股上。

虽然见面的时候是晴空万里,但是坐在张杰车上回去的路上却被暴雨突袭,开车的人不忘嘲笑坐在副驾驶上一副昏昏欲睡样子的人说他是“雨男”——走到哪里雨跟到哪里。
“说实话吧,前两天香港那边的暴雨是不是你引起的?”张杰一副追根究底的样子,苏醒哼唧一声懒得理那无聊的人,别开了头,脸贴在玻璃上看着车窗外暴雨冲刷着所有看得见的东西。
“今天晚上聚一下吧。”张杰又说话。
“不喝酒。”苏醒没看友人殷切的脸,只哼哼着说,“绝对不喝酒。”
“那咱不去店里,就到谁家里聚聚吧。”于是立刻开动脑筋,嘴里还不停,“老龚家正装修,王总那里说啥都不能去,乱的就是个猪窝,不如去生哥那里?他刚买的房子,别墅,四百平,咱可劲造……”
苏醒合了眼睛,他是从听到“生哥”这个称呼开始厌世的。于是决定装睡。
后来也便真的睡着了。

其实和陈楚生那点破事折腾来折腾去也仍旧只是破事而已。
虽然胖子和阿荷都反对,但苏醒依然坚持己见跑到香港跟人一起开事务所这事追根究底还是因为陈楚生,当时要不是为了躲开他谁愿意跑到个没半个熟人的地方白手起家。苏醒想着当时自己还真是傻瓜蛋一只,就算分手了就算掰了就算最后真成老死不相往来的仇敌也不应该自己逃避开来。
凭什么自己要像个丧家之犬到处流浪而他陈楚生却扎根北京房子越换越大却TMD连个普通话都说不好。
“四”个P呀“是”。
做梦里也都是陈楚生满口的“四”“是”不分,以前一起的时候苏醒高兴了还学学他讲话,却被全员鄙视,不高兴的时候逼着陈楚生跟他一起讲普通话,然后就急眼,说不好了还上手又打又闹。这个时候就怀念陈楚生那蔫不拉几的性格了,说白了就是大不还口骂不还手还笑眯眯的。
苏醒在梦里再一次鄙视自己,都那么多年了又何必念念不忘。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张杰在西四的那个“破房子”——这是王栎鑫给起的名字,当时王总就说了:“一破厂房改了一破房子。”此后被苏醒张杰等行内人奉为经典冷笑话每逢聚会之日便要拿出来复习重温一遍。小朋友王栎鑫当然不知道,这个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大房子登在《建筑学报》《WA》等业内杂志上的次数比他王总上娱乐头条的次数还要多几次。
现在想起来,跟张杰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苏醒还只是跟着导师混的小P孩,张杰却已经以FREE STYLE为标榜在北京城一帮“艺术家”里声名鹊起了。
“娘的如果我那个时候认识你一定戳穿你的虚伪嘴脸。”苏醒后来无数次这么威胁对方,然而张杰却不为所动地笑笑,“你现在戳也来得及啊。”
后来一起合作过一些独立创作,一直到苏醒三年前决定去香港的时候张杰也是一直默默支持的那个。
倒是朋友值钱点。比起那些个谁来说。

径自进了房子,里面的空间格局是没怎么变的,“现在这里已经是我的工作室了,帮人做做室内设计和展厅设计。”张杰站在后面解释道。
“BSG呢?”苏醒有些诧异,回头看友人那张无辜纯良的脸,“散了,你走了以后魏晨也走了,生哥的生意也搞大了,我们就散了。”
苏醒无言,他其实特别不愿意承认走到这一步是自己的错,无论是过去大家一起的工作室还是和陈楚生的事情。
“你坐吧,我给你拿点饮料,要咖啡还是橙汁?”主人家热乎乎地招呼着。
“白水吧。”苏醒往沙发上一蜷,“老板,以后多多关照。”
“行了,说什么废话呢。”朝厨房走去的张杰笑得仿佛向日葵开了花。

本来苏醒是想在香港在多干几年的,结果却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被合作伙伴骗了,不但没有收回成本,只是带着“没有吃官司真是太幸运”的标签落魄地回了大陆,虽然身无分文却还是不愿意回澳洲找父母,胖子和阿荷当然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只是自己不想再为他们添什么担心了。
最终还是选择了起点。从头再来过。
他苏醒最不缺的就是摔倒了再爬起来的勇气。
正闭着眼歪在沙发上给自己打气的当儿,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然后一个身子打横里压住自己,虽然不是很沉却也把毫无准备的苏醒给压得差点断气:
“王栎鑫小朋友速速恶灵退散!”连眼睛都不用睁光闻那身上一股子的香水味就知道是那成日自觉自愿往钱眼里钻的小朋友,不料对方不买他的帐,还使劲在自己身上拧来拧去:“我想死你了我想死你了!”一嘴的东北味,也不知跟谁哪里学来的,大概是相声什么看多了——记得以前他就好学个郭纲什么的搞笑。
“我马上就被你想死了。”苏醒笑着抱住怀里钻的还可以用男生来称呼的人,“快起来,乖。”
王栎鑫原本就最讨厌别人把他当小朋友看待,偏生在苏醒这里却自甘堕落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孩模样,“苏醒你回来也不给我压岁钱。”一句话把个苏醒噎得半死,心想MD你个王总不说给老子钱反倒叫我个乞丐给你钱有没有天理?
正想着该怎么整整这小孩的时候小孩却忽然正了颜色,“苏醒,你是真的回来了不走了吧?”
“啊哦,怎么?看我不顺眼?”苏醒眯了眼睛笑了笑,然后小孩一个大大的拥抱过来,“真好,真好啊。”
苏醒心里也笑了。是挺好的。

就兄弟三个聊天说笑到了下午七八点,张杰看看手表说“走吧?”的时候,苏醒就觉得骨头酥了,差点抱着那软绵绵的沙发赖皮说不要去聚会,他是当真怕了——刚才还想的说就算见了陈楚生又怎样他又能怎样自己又能怎样总不会当众被压倒非礼吧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个过去式的男人么不卑不亢地握握手说句“我回来了以后多多关照”有什么难得。
可临到了了苏醒却怕了,别的不怕,就怕陈楚生脸上那惯常的笑,就那么一下,他苏醒逃亡三年奠基下的心灵城堡一瞬间就得土崩瓦解碎成一堆瓦砾,连个完整的砖头都不能留下。
于是他想退缩了。

结果聚会还是取消了。电话里陈楚生的声音苏醒听得真切,他那边慢悠悠地用着依然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跟张杰说“我公司出了点事情我得快去处理,我们改天再聚”的时候,苏醒就把满天神佛感谢了一遍。完全不理会旁边王弟弟把漫天神佛都骂了一遍。
直到王弟弟骂骂咧咧地说“妈的真不是个东西他以为他是谁,公司有事,谁不知道是那个女的的事情,有本事再装像一点!我靠!”后面紧跟着的一堆少儿不宜的词汇让站在一边的张杰只能摊手无奈地笑笑。苏醒明白,王栎鑫不是真讨厌陈楚生,只是顾及他的感受。
王栎鑫可怜他苏醒,可怜他苏醒被抛弃被踢掉被当作傻瓜玩弄了个透心凉却连个“苦”字都无处可诉。
苏醒揉了揉身边男生的头发,反倒笑了起来。

结果在后来的近一个月的日子里从王老师到老龚甚至连阿木都见到了,独独不见那个大忙人陈楚生,苏醒正想着该如何圆滑地不要提起他的名字的时候老龚却诟怨道:“难道生哥的新目标是福布斯排行榜么怎么连苏醒回来都不露个脸,”后半句却差点让苏醒扔了手里的红酒杯子,“苏醒,你们原来的关系不是那么铁来着么?”
“你才跟他铁你们全家都跟他铁。”还没有等苏醒把那个虚伪的笑容拉扯回来一边的王栎鑫就急燎燎地嚷嚷。
“其实我只是和老龚还有嫂子熟悉一点而已,不是他们全家。”然后有人就那么仿佛突然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慢悠悠这么说着。
苏醒表情僵硬,伸手和对方握了握,手腕上那串菩提子做成的手链捧着对方那串一摸一样的别提多别扭了。
“好久不见了,苏醒。”这话倒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哦,NICE TO MEET YOU。”苏醒却被吓得连中国话都说不出来了。
别那么冲我笑。心里这么嘶吼着,却没有人听得到。

2. 重整河山

后来无数天内张杰都不敢提“陈楚生”“生哥”等敏感词汇,甚至连“生”这个字出口都要三思。他一想起那天晚饭十分在十分热络的人群中低气压的苏醒的存在就忍不住打个哆嗦。
当年没有问清楚苏醒和生哥分手的真相真是自己的失误。张杰叹气。
然后听到厅里一阵声响,连忙从二楼栏杆探头下来,“苏醒你去哪里?”
“上课。”苏醒摆了摆手,然后出了房门。

他是真的要去上课。张杰的工作室里最近的工程都已经是进度过半的,暂时也插不进去,想来想去这么无所事事来回游荡也不是个办法,于是目标便转移到王老师身上。
王老师算是个“边缘人”,用张杰的话就是“半个匠人半个师傅”。在Q大带带建筑学的本科生,那个国家一注的证就挂在张杰工作室算是个撑门面的,偶尔也去北京市设计院当当什么“客座枪手”一类地赚点外快。
苏醒喜欢听王老师讲话,就因为他身上那点更像老师而非建筑师的成分。看着听着也便安了心。所以便大清早地搭了地铁往Q大那边去。不过实在还是受不了地铁在这个高峰时间的人山人海,有种“随波逐流”的诡异感觉,尤其是身后那个某部位很发达的女子让苏醒实在是哭笑不得、闪躲不能。正想着这个一定回去要讲给王栎鑫小朋友听让他拿去做黄段子,然后感觉到一个视线。
头偏了十五度,看到一个穿着休闲面容清秀的男生,年纪大概和王小朋友差不多。男生抿了嘴,对着苏醒笑了笑——其实苏醒也并不清楚这个小朋友是不是在对自己笑,于是便没有回应扭了头继续构思刚才的有色笑话。

然后在王老师的教室里又看到了那个小朋友。在实际年纪比面相要小好多岁的王老师的介绍下,苏醒认识了后来带给他无数麻烦的号称国民弟弟的俞灏明。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王老师拍着那年轻人的背说“这是我的助手”时那孩子一副乖小孩的样子就让苏醒觉得真是上当万分。
因为在认识了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两个人单独说话的第一句小孩就说:“苏醒,我很喜欢你。”
然后苏醒就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大口可乐喷了出去。
王栎鑫小朋友对这整件事情的评价就是“啊哈哈哈”了整整十五分钟,也不怕笑到缺氧致死,然后就扶着苏醒的肩膀说“你看你呀成天就不往好地方想人家是喜欢你这个建筑师而不是喜欢你这个男人这两个之间有本质的差别不是所有人都是GAY。”旁边张杰也跟着傻笑。
苏醒瞪着眼睛心想“对!你们两个直男等着我哪天报复你们嘲笑我吧!”
其实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喜欢男人的,苏醒明白这个道理,自己若不是因为陈楚生,也不至于时至今日。

和陈楚生认识的时间加起来大概也许有半生那么久,又或者只是短短的几个日月。苏醒懒得去思考刚刚在学校附近的酒吧里认识还在卖唱的陈楚生那会彼此之间的天雷地火,因为他总觉得当时就是自己一厢情愿搞得天昏地暗。
陈楚生什么时候都是处变不惊贯彻他那个蔫兮兮的笑容,可怜他苏醒还偏生就喜欢那副样子。觉得亲吻或者做爱都是幸福的。
就这么纠缠四五年,悄无声息的,然后认识张杰他们组成了BSG,然后陈楚生自己搞了家小公司,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情。
苏醒想大抵自己天生就长着一张“有种你就骗我呀”的好人脸,于是被陈楚生当玩物捉弄,可是这么想又觉得不甘,便努力从记忆里掏出点陈楚生的温柔和细致以及两个人纠缠不清的点滴以向心底的自己证明也许那人也还是喜欢过自己。
苏醒你看你多可怜。对这镜子无数次跟自己这么说。活该你可怜。
谁让你喜欢那人。

虽然苏醒是那种任何事情喜怒哀乐都会写在脸上的人,然而和陈楚生的事情却被他捂了个严严实实,倒不是因为和男人交往真的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是因为陈楚生那句“等我一切都安定了我们再公开”这样看起来没什么说服力的说辞,但是当时苏醒就是觉得可靠。
那人温和的笑容可靠,那人笃定的语气可靠,那人说的话也必然可靠。那人没有指天顿地,那人只是拿着个银色的小戒指说“我们先实现各自的梦想,然后再一起实现共同的心愿”——最后那戒指被苏醒第一天到香港的时候丢尽维多利亚港那片有些发的海水里了。
知道两个人事情的人在苏醒要离开的时候表现不一,张杰劝苏醒考虑清楚是不是一定要离开,于海甚至专门从澳洲飞回来一次,王弟弟则拿着把菜刀一副“杀之后快”的表情还要苏醒来拦着他。只是没见到魏晨。
自从苏醒出事以后他就再没有见到魏晨,在香港发展的时候也让张杰看着点魏晨,结果张杰只说了句“魏晨挺好的”就叉开话题再不提他。

这些事情翻回头来想的话不过都是过去而已,苏醒想。
可是陈楚生,这个人在自己心里依然还是灰色的一片。好比伦敦的雾,几百年了,不,大概再过几百年也无法驱散的,灰色的大雾。

为了不让苏醒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霉,于是张杰把J&P新款夏装发布会展台的设计任务书摆在苏醒面前。J&P原本是在香港服装界起步然后成了明日之星的一个品牌,后来觉得大陆市场比香港潜力更大于是就整个“泊”了过来,香港那边反而变成了分支,新款都是在大陆首发。
“所以,”张杰总结,“这是我们第一次给他们做展台,如果这次成功,以J&P的宣传效果……啧啧。”他搓搓手,而对面的苏醒看着好友这副“色情”嘴脸不住笑了起来。
“好吧老板,交给我吧。不过,竞标的人是不是很多,我可不保证能够胜出。”苏醒接过了任务书。
张杰眨了眨眼睛,“放心吧,我有办法。”

苏醒万万没有想过张杰的“办法”居然真的很有来头,于是在毫无悬念地中标并且开始付梓于行动的整个过程中主设计师苏醒同学都仿佛如坠云雾里一般的飘飘然且不现实。
也许工作确实是最适合失恋或者还无法挣脱过去恋情的人,苏醒站在乱哄哄的会场中央这么想着,三天的设计事件,三个星期的竞标时间,再加上不到一个星期的和结构、灯光、音响等各方面的协调,就那么每日每夜干了一个月这个被完全用“ALLEN”模式覆盖的展厅就要在今晚闪亮登场。
陈楚生算个毛。苏醒忽然觉得很想笑。
“我ALLEN SU将要横空出世重出江湖夺下属于我的半壁江山!老子的梦想老子自己实现!”
于是旁边有人鼓掌,苏醒立刻变身“尴尬君”,回头看着身后那个笑容明晰眼神干净的小朋友,以及跟在他身后那帮J&P的高层——苏醒也只认识其中一个是负责这次SHOW的主管。
“好久不见了。”俞灏明轻轻点点头,还是那副乖巧的模样,“这次的SHOW场,您辛苦了。”
苏醒张着嘴,好久没有合上。

俞灏明给苏醒买了一杯灌装咖啡,而自己则是可乐。换作是平时,苏醒断然是不会把眼前这个小朋友和服装界新贵J&P的大董事加首席设计师Oscar Yu的儿子联系在一起的。
不过“最快速度地接受现实”也是苏醒的优点之一。
“我听他们说起这次SHOW场的主设计师是你的时候就想来看看,不过王老师那边还有个工程我要,前两天还会纽约去看我父亲的服装SHOW,所以到今天才来。” 俞灏明抿着嘴一笑。
“没关系,今天晚上反正你是一定要出席的。”苏醒也乐。不过是傻乐。
俞灏明正了神色,“那怎么一样,那个时候主角就不是你了。”
苏醒看着年轻人眼里闪着光的样子,仿佛依稀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ブログ管理人のみ
*542
于是我来了 ……
于是……你提前回家了 还是在学校上网了/
== +
这文我完全是当作原创来看的
葉子 | edit | commentTOP↑
- 05.08.2008 20:38
*543
不知道会不会变成大坑【直觉告诉我会有这种可能】
有希大加油哦~打滚
小宴 | edit | commentTOP↑
- 05.09.2008 12:12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leesunho.blog51.fc2.com/tb.php/144-3d40d119
| HOME |

懒散青年

KK

Author:KK
華麗的次時代
而我是窮人美少年

挚爱:张佑赫
恋爱:李赫宰
长大了才能爱:吴源斌

擅长的是胡言乱语串成文
时不时就有些郁闷
脾气还容易暴走
总也说自己不是好人
其实确实离善良还有些距离

目标:某校建筑设计研究生

才华不算横溢
只是刚刚好。

*任何文字及資料,禁止轉載*

胡思乱想

言语之间

零散生活

可爱小宠

風中的声音

留留留…留那个言簿


世界其实小的很可爱

在这些个星球上寻找爱

数着日子过日子



(c) =旅行中的時光機=
design by Echizen
photo by mizutam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